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鹽場盛轉衰  見證港歷史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副講師   葉德平

 

 

自宋元時代始,就有「早起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馬丹陽度脫劉行首.第二折》)之說,而這七件事之中,尤以鹽是最不可或缺。鹽,看似與香港毫無關係,但原來它也是香港昔日重要的物產。

 

香港屬嶺南地區,是新安縣(原屬東莞縣,明萬曆年間新置新安縣)轄下。嶺南氣候既熱且濕,人們在炎夏多以冰涼飲料解暑。清初粵學者屈大均的《廣東新語》指:「嶺南瀕海之郡,土薄地卑,陽燠之氣常泄,陰濕之氣常蒸......當夏時多飲涼洌,至秋冬必發痎瘧。」意即到了冬天,人們往往因而感染瘧疾。為了應付這種「風土病」,粵人就地取材,利用了當地土產--鹽,作為治療的藥物。《廣東新語》記載,如有「腹痛不堪,是曰急沙」的症狀,粵人除會用「刮沙」治療,也會「以炒鹽沃清水飲之」,即是用炒過的鹽巴混和清水飲用。

 

如此重要的物產,其中一個產地就在香港。

 

香港位處嶺南南部沿海地區,擁有極長的海岸線,十分適合經營鹽田。鹽田必須臨海建設,而且當為「沙坦背風之港」(《廣東新語》),意思是該處必須是沙土土質,並且有海風從港口吹進內陸。而這些條件也正正是香港所具備的。故此,香港昔日曾有着多個大大小小的鹽場。

 

北宋,朝廷在「廣南東路」設置十四個官辦鹽場,在東莞縣境內就有「靜康、大寧、東莞三鹽場,海南、黃田、歸德三鹽柵」(《元豐九域志》)。「海南」在今日香港境內;「黃田」則部分在今日的屯門一帶。這些鹽場在宋代已十分具有規模,產出遠銷不同地方:「廣州東莞、靖康等十三場,歲鬻二萬四千餘石,以給本路及西路之昭桂州,江南之安南軍」(《宋史.食貨志》)。

 

維港東面古廟旁豎紀念碑

 

到了南宋,朝廷更在香港專設屯門、官富鹽場;其中,以官富鹽場產量最豐。官富鹽場位於今日的香港維多利亞港東部,即觀塘、九龍城、油尖旺一帶。今日維港東面入口--佛堂門天后古廟旁,仍然豎立着一塊石碑。這塊石碑是由南宋官富鹽場鹽官嚴益彰豎立,見證了香港鹽業昔日的繁榮。

 

到了明代,官富鹽場更躍升為新安縣境內的四大鹽場之一。據嘉慶《新安縣志》記載,當時新安縣轄下有四大鹽場,分別是東莞、歸德、黃田和官富,而官富鹽場的出產除本地自用外,更遠銷至廣西一帶。然而,花無百日紅,隨着「康熙遷界」事件,香港的鹽業由盛轉衰。

 

「康熙遷界」是針對沿海居民的措施。政令一出,香港沿海鹽場全部關閉,而本來仰賴香港鹽產的地區也改為從其他鹽場輸入食鹽。自此,香港鹽業一蹶不振。復界以來,只有零星的鹽場還在經營,而它們的出產也只是供本地醃製鹹魚之用,沒有再見到大規模的出口。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6年12月12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