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華人宣誓在地化    斬雞頭燒黃紙?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    邱逸

 

 宣誓是一種儀式,要有監誓人在場,在監誓人見證下,講出意願、決心接受任命的說話。如果要擔任的是政府重要的行政或司法職務,監誓人通常是法官。香港開埠之初,一切施政和法律其實只是把英國在其他殖民地上的做法照搬到香港,就連「宣誓」也一樣。然而,據文獻記載,香港的宣誓原來也頗有特色。

 

滿天神佛「助陣」 法庭如寺廟

 

1889年前,香港本地華人的宣誓方式多樣而且甚有地方特色。那時中國人絕少信奉基督教,宣誓時不會手按《聖經》,而是使用華南地區常用的宣誓儀式「燒黃紙」或「斬雞頭」。

 

「燒黃紙」燒的是一張約八吋乘六吋的黃色祭神紙,宣誓者在紙面寫上自己的名字與日期,在法庭把黃紙燒掉,表示自己不作謊言。「斬雞頭」則本是水上人家儀式,在開埠之前,任何糾纏不清的錢債、人事、爭吵,如果涉事雙方不想由官府裁決,多以斬雞頭表示自己清白可信。當時,斬雞頭必須在文武廟或天后廟舉行。開埠後,法院把斬雞頭列入有效的宣誓方法。

 

那時候,有些香港人更請各方神明,如天后和關公到場「助陣」,弄得法庭猶如街市寺廟;面對此情此境,法官也哭笑不得。更重要的,宣誓的目的原是表達誠懇和坦白,但據日後提倡誓詞改革的著名律師湯麥斯·安斯德所記,很多人即使在完成一系列儀式後,仍是說謊,讓法官取證非常困難。

 

形式制度化 護法庭尊嚴

 

事情發展至1868年,終於有了改變。湯麥斯·安斯德提出建議,發表了一篇名為《關於對異教徒所採用的誓詞》的文章。他指出香港法庭對非基督教徒在庭上說謊,幾乎毫無辦法,而獨有的民間習俗宣誓方式更是有損法庭的尊嚴,因此,建議禁止這些宣誓方式。湯麥斯的建議得到不少法官支持,從而推動政府立法,終在1889年確認了道佛教的宣誓方式為可接受的方式,其他儀式則一律廢止。

 

關於宣誓,還有一個小故事。1866年,香港第六任港督麥當奴就任時,因法官遲到而自行宣誓。來港任職前,麥當奴歷任英國殖民地岡比亞、西印度和南澳大利亞等地總督職位。他在3月11日到港,訂在次日宣誓任職。據儀式安排,監誓人為代理大法官巴爾。

 

宣誓時,麥當奴應手按《聖經》宣讀誓詞,然後吻《聖經》一下,之後由巴爾宣佈禮成。然而,3月12日當天,主角之一的巴爾卻遲到了,麥當奴看着《聖經》,心裡非常不滿。等了一會後,他決定在法官缺席下,自行宣誓。

 

拒等遲到官 自宣做港督

 

結果,殖民政府的文武官員成了見證人,他們看到麥當奴在不到一分鐘的儀式裡,自宣自讀,並在「禮成」後離場。可憐的是遲到的巴爾,到場後發現港督已不在,還未離場的嘉賓卻向他投以似笑非笑的神情,尷尬非常。於是,在陰錯陽差下,第六任港督麥當奴成為了香港史上唯一沒有法官監誓的總督。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7年5月22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