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通告

 

鑑於新冠肺炎疫情趨於嚴峻,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 (CUSCS) 跟隨香港中文大學提升防疫措施,現宣佈實施特別課堂安排,全日制課程以及兼讀制專業及持續教育課程將以網上形式進行(特別通知除外),直至2022年2月7日(星期一)。課程統籌將聯絡相關學員有關詳情。

 

本院各報名/教學中心於2022年1月25日至2月7日的服務時間及進入教學中心須遵守的衛生措施

 

關閉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睇梅窩變遷  數典勿忘牛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   邱逸 

 

梅窩是不少牛隻的棲息地。

 

 

梅窩,是港人周末遠離城市繁囂的好去處。然而,到過梅窩的人,都有一個印象:梅窩有很多牛。為什麼呢?這與梅窩的歷史發展有很大的關係。

 

我們在梅窩經常看到的牛有兩類:黄牛和水牛。黄牛是家牛,由農民飼養,用以犂田、耙田,平均每户都養了三頭至五頭牛。水牛由農場飼養,夠氣力,工作量自然更多。梅窩黄牛比水牛為多,共約六七十頭,水牛亦近三十頭。

 

梅窩四面環山,成山谷形狀,中央是蝴蝶山,像梅花般有5朵花瓣,故名梅窩。谷內有5條村落,村民屬早期客家人,世代以農為業,每年春秋兩季播種插秧,夏冬為收割期。牛,就是梅窩農民耕耘的好幫手。

 

「落籍」梅窩   早過港開埠

 

牛到底在什麼時候開始「落籍」梅窩呢?現在已無記錄可查。然而梅窩以農立鄉,南宋時候(1127年─1279年)已有人遷徙植根此地,可以推想牛在這個時期已經出現。仔細一算,牛在梅窩已超過八百年,比香港開埠還要早很多很多。

 

牛也標誌着梅窩發展的興衰與演變。年輕人可能不知道,現在梅窩的牛數量已經大不如前,那是因為梅窩農業也今非昔比。

 

早在新石器時代,大嶼山已有人類聚居,而梅窩則是稍後時間靠着農業而開發的地方,到了今天,梅窩一帶只剩幾塊菜田,原來阡陌縱橫,榖稻處處的景觀已一去不返。

 

山路變馬路   流浪牛危機大

 

梅窩農業的轉捩點是上世紀50年代。1957年香港政府在石壁興建水塘,農民惡夢頓時出現,水塘截去水源,引入水塘。至上世紀60年代中葉石壁水塘落成,梅窩首當其衝,原本終年水源充沛的三大河流──大坑、水坑和龍仔無以為繼,農民缺水灌溉,稻田荒廢。農民只好轉業,牛亦無用武之地。由於牛是農民的好拍檔,農民不忍心把牛屠宰,只有將牛隻放生到大嶼山的大自然,任其自由自在生活。

 

牛是群居牧畜動物,即使遷移了,甚至重複被驅趕四五次,但因熟悉行走過的道路,也會重返原來棲息地。地方發展,環境改變,過往行走的山路,現在已是行車馬路,對牛而言,變得危機重重。

 

以前與農民並肩辛勞一生的家牛,成為流浪牛,遭人厭惡、追趕、捕捉、迫遷。因為,我們都忘了,牠們的祖先當年曾肩負着部分香港人祖先的生活命脈。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6年10月17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