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繪錄張保仔改邪歸正 《靖海全圖》窺港史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副講師    葉德平

 

香港海事博物館本月底舉辦「南海梟雄:張保仔、海盜和港口城市」展覽,介紹張保仔等華南海盜歷史,當中的《靖海全圖》繪錄張保仔歸順朝廷一幕,是香港近代史上重要發展。

 

《靖海全圖》繪於二百多年前,不知何人所作。據考證,可能是根據道光十年(1830年)出版的《靖海氛記》畫成,記錄了十九世紀初嘉慶年間清總督百齡奉旨撫平華南海盜的經過。其中第三、四部繪畫了海盜張保歸降百齡的情況。

 

張保仔,原名張保,十九世紀初跟隨鄭一活躍於華南水域的海盜。

 

囂張焚劫港口 官府莫之奈何

 

據《香山縣鄉土志》所載,嘉慶十年(1805年),因為越南阮軍大舉掃蕩,張保、鄭石氏、郭婆帶、烏石二、東海八等海盜遷移到內地,其中一個據點就是香港的「磨刀洲」。初時,張保等人只是敲詐勒索往來商船,小打小鬧,還未敢打沿海村落主意,後來愈發囂張,率眾「焚劫港口」,殺人越貨,連官府都莫之奈何。

 

據《靖海氛記》所載,嘉慶十四年十一月,清提督孫全謀領船百餘艘,夥同葡萄牙海軍,把張保圍困在赤瀝角(今日赤鱲角)。張保向同為海盜的郭婆帶求救,郭雖與張曾為夥伴,卻早有嫌隙,加上早已有意投降清廷,故拒絕支援張保。後來,張保僥倖逃出重圍,與郭婆帶於匈洲爆發激戰,張最終落敗。

 

郭婆帶也因此元氣大傷,遂主動聯絡兩廣總督百齡,歸順朝廷,上繳武器。《靖海氛記》記載,郭有八千手下,「船一百二十八號、銅鐵礮共五百條、兵械五千有六百。」郭婆帶與張保是旗鼓相當的海盜,從這繳納清單推論,張保原來的實力也一定不簡單。

 

與郭婆帶內訌 實力減歸清廷

 

經過赤瀝角八日之圍,以及後來與郭婆帶內訌,張保的實力大不如前。這從翌年的「長沙埔劫掠」可以看出。嘉慶十五年二月,張保率領賊眾,強攻廣州城區東北郊的長沙埔村。村人不甘受辱,奮起抵抗,張保久攻不下,損兵折將,唯有「焚沿海民居六十二戶而去」。

 

張保這次賠了夫人又折兵,加上「鹵潮蝕船,不能修葺」,無可奈何下,唯有聽取妻子鄭一嫂意見,走郭婆帶老路。同年四月,張保接受清總督百齡招撫。

 

清剿華南海盜 官拜水師副將

 

歸順一幕繪錄在《靖海全圖》上;畫中可見張保頭戴水師官帽,在百官面前跪拜百齡。後來,張保獲朝廷授千總一職,協助廣東水師清剿紛亂廣東沿岸長達二十年的華南海盜。改邪歸正後,張保官運亨通,擢升至「順德營都司」,後又升福建「澎湖協」水師副將。

 

張保仔作為香港近代史上傳奇人物,一直為香港文化創意產業提供源源不絕的題材。長洲張保仔洞傳說曾收藏了張的寶藏,現為文化觀光旅遊勝地;兩年前的電視劇集《張保仔》也以張的故事為藍本;而現在展覽更從文物角度印證,共同交織出豐富多彩的香港歷史文化。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7年4月24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