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周王二公助港「重生」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副講師    葉德平

 

 

元朗錦田水頭村內屹立着一座兩進式古代建築物,正殿供奉着周王二公神像,殿外門楣掛上「周王二公書院」金漆匾額。周王二公,全名是周有德與王來任二人,清朝康熙時,前者時任兩廣總督,後者則是廣東巡撫。在浩瀚的歷史洪流裡,他們或許不及鰲拜、鄭成功等同期人物聞名,卻切切實實地影響了香港。

 

順治十八年,順治駕崩,康熙沖齡即位。原屬南明政權將領鄭成功部下的黃梧向新帝上書《平海五策》,試圖通過堅壁清野的戰略(即焦土政策,當敵人進入或撤出某處時破壞任何可能對敵人有用的東西),徹底消滅鄭成功。其中對香港影響最大的一項就是第一條的遷界令。黃梧要把包括廣東在內的沿海四省所有居民往內陸遷徙30里(一說20里),並設邊界嚴防。

 

香港當年仍隸屬廣東省新安縣管轄,據《新安縣志》記述,民眾給這突如其來的遷界令弄得手足無措。等到朝廷官兵來到,他們只好放棄財貨、房產,「攜妻挈子以行,野棲露處。有死喪者,有遁入東莞、歸善,及流遠方,不計道里者。」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朝廷再下一道遷界令,香港正式給淘空了。原本還指望三兩年後能回歸故土的民眾最後也絕了希望。這些離鄉背井的居民,為了養活自己:有的替人打工,有的賣身為奴,有的沿途乞食。可憐的是,一些恥於行乞的人,甚至會舉家服毒而死。

 

對此,清初著名詩人屈大釣也曾力斥「生靈之禍莫慘於此」(《廣東新語》)。

 

如此這般折騰了8年。康熙七年正月,時任廣東巡撫的王來任上書康熙《展界復鄉疏》。不久,兩廣總督周有德也上了一道奏疏,「請先展界而後設防」。在鄭成功的邊患問題日漸消減下,康熙八年,朝廷終於批准王、周二人的奏議:「展界,許民歸業,不願者聽」,而民眾得知即「民踴躍而歸,如獲再生」(《新安縣志》)。

 

民眾陸續遷回故土,到了康熙廿二年,施琅在澎湖大敗鄭軍將領劉國軒所率領之海軍,隨後鄭氏納土歸降。康熙皇帝聽從福建總督姚啟聖的建議,正式頒佈了「復界令」,並復置新安縣。廿二年來的「生靈之禍」終於正式完結。

 

復界後,廣東省沿海縣民有感周有德與王來任之恩,特建祠紀念。根據記載,新安縣內共有3間周王二公的報德祠,分別位於西鄉、沙頭墟(也就是今日深圳的西鄉與福田)及石湖墟。可惜的是,位於上水石湖墟的報福祠於1955年失火焚毀,現時只能通過街道名稱憑弔周王二人的事跡了。

 

鄉民建「書院」感謝二公

 

除了上述3間史載的報德祠外,文中開首所提及的元朗「周王二公書院」也是於康熙廿三年,錦田鄉民為感謝周王二公之恩,特於鄉內興建,「既為恩公崇祀之所,復為多士文化之堂」(《五次重建周王二公書院記》)。

 

至今,仍然維持着十年一屆設壇建醮的做法,除紀念周王二公外,更為超渡因遷界而死的亡魂。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7年2月27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