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客家人與曾大屋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    邱逸

 

沙田曾大屋。

 

今天人們常說的「新界五大族」,分別是指錦田鄧氏、上水侯氏、上水廖氏、新田文氏及粉嶺彭氏,他們的祖先在宋初到明初期間來到香港,與其後裔在香港居住已有近1,000年的歷史。不過,除了本地人外,香港早期還居住了操其他方言的族群,他們和本地人構成了香港多元族群和文化。

 

早期殖民政府已對香港島和九龍居住的華人以方言劃分。1895年,曾在香港政府任職的歐德禮(E.J.Eitel)出版了《歐西與中土》(Europe in China)一書,他將在香港島和九龍居住的中國人分成3個種族(races),即本地(Puntis)、客家(Hakkas)和鶴佬(Hoklos)。

 

這分法在1898年英國政府租借新界後,在施政上更是廣泛應用。英國於1899年正式佔領新界前,派遣輔政司駱克(Stewart Lockhart) 勘查新界地區,駱克向英國政府提交《香港殖民地展拓界址報告書》,將華人居民根據方言也劃分為3個種族:「本地」、「客家」與「蜑家」(即水上人),並且仔細統計和記錄了各村落的人口組成。

 

據香港政府在19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當時香港共有444,664人,族群之分變成了本地、客家和福佬,水上人因人口不多而併入福佬(閩南)中,當中本地人和客家人已佔人口96%,其他方言群體的人很少。新界地區的本地人和客家人的比例大約是6:4,客家人在新界區的人口完全可和本地人分庭抗禮,兩者人數的差別不到4 ,000人,而在新界北區的客家人口比那裡的本地人稍多。

 

客家祖先居港約300年

 

客家人祖先主要是在清康熙復界時,從五華、興寧、梅縣、惠州等地方遷移過來,居港接近300年。不少客家人是在香港開埠前後,因廣東生活困苦而南下香港謀生。

 

那時的香港需要大量勞力,也需要各地人才開發。五華人具備採石的專業技術,因此吸引了大批五華人前來,他們多在市區從事建築工作。

 

著名例子是五華人曾三利(又名貫萬),16歲與兄來港以開石謀生,在茶果嶺一帶當工人,後因技巧出眾而成工頭。曾三利極有商業頭腦,發現香港的城市建設需要大量石材,於是拿出微薄的積蓄,到筲箕灣阿公岩開設三利石廠,經營打石業務,生意愈做愈大,日後很多政府工程也採用三利的石材,如舊最高法院和薄扶林水塘均由三利石廠供應石材。

 

坊間流傳着曾三利致富的故事:說他有一天因為要為工人準備食糧,於是以高價800錢在街市購入16罈鹹魚,鹹魚罈非常沉重,人們都笑說他買的鹹魚罈是奸商用石頭墊底,只值100錢。不過,後來發現鹹魚下面藏有大量金銀,曾三利遂成為富翁。原來海盜把劫得的財物收藏在鹹魚罈中,卻因政府掃蕩而流入街市,陰差陽錯落在曾三利手上。

 

不過,曾三利從不承認此說法,曾氏後人也說這是杜撰的故事,曾家發跡主要是靠勤奮和技術。

 

曾三利致富後,在人煙稀少的沙田頭村旁購買大片土地,興建大宅,聚族而居,成為今天的曾大屋。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7年1月9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