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客家司令振臂一呼  在港同鄉入隊抗日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   邱逸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華南戰區中,廣東出現一支抗日游擊隊。他們沒有制服、人數不定、彈藥稀少,卻是神出鬼沒,瞻之在前、忽焉在後。香港保衛戰期間,這部隊兵分多路,一方面跟在日本人後面南下,一方面又在日本人來到前蒐集英國人武器,更在英國人撤走後安定長洲島生活秩序。

 

告別香港新界 心永不離開

 

日佔時期,這游擊隊悄悄集結,再分成不同隊伍營救一大批文化人和外國人,並在新界地面和海域與日軍、土匪周旋,控制的土地比日軍佔領面積更大。這支部隊通過自設稅站,抽取北上商人路費自給自足,並在日本投降後北撤到山東,留下了告別香港和新界的人民書,寫得壯懷激烈,最後一句是:「今天,我們撤退了,但我們的心卻永遠不會離開你們的!」

 

這支隊伍的名字今天已大白於香港,他們叫「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人們認識這部隊的不多,只知道隊員多是農家子弟,卻不知道大部分隊員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客家人。

 

這幾年,多人開始研究港九獨立大隊,透過口述歷史,發現客家人在游擊隊所佔比例超過九成。相對之下,客家人在廣東比例卻一半也不到,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港九獨立大隊有這麼多客家人呢?

 

究其原因,是受司令員和發源地影響。東江縱隊司令員曾生是客家人,出生於惠州府歸善縣坪山鄉,父親是澳大利亞華僑,母親留守坪山持家。曾生從香港帶領幾十人回出生地惠陽坪山組織抗日武裝,在客家地方成立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最初100多名隊員幾乎全是客家人。

 

司令員是客家人,自然對客家人有一定吸引力,但居於香港的客家人如此踴躍入隊,與香港客家群體特徵有關。香港客家人多在清康熙復界時,從粵東五華、興寧、梅縣等地方遷來,居港近300年。當時客籍移民在港九新界建立多條村落,遍佈香港每個角落,這些客家人大部分避開了由錦田鄧氏等本地人佔據的肥沃平原,只能在新界較邊緣較貧瘠的地區耕種,從西貢、坑口延伸到九龍、荃灣,19世紀晚期延伸至離島長洲。

 

客家人在歷史淵源、語言、風俗和地理上,與更早來港的本地人南轅北轍。除了講客家話外,無論是居住建築、服飾,還是飲食、節日習俗,也和本地人有明顯差別,兩個群體很在意這些差別。

 

在港客家人守土意識強

 

香港客家和本地人雖然不像台灣閩客族眾發生械鬥,但過去幾百年間,兩群體很少通婚。客家人數眾多,村落能以客家話溝通,既沒有被本地人同化,又和本地人互為防備,建立了強烈的認同和守土意識,形成了在港客家人「勇武、守土、團結」的性格,也成了他們和內地客家人同氣連枝的血脈。當客家人曾生司令為游擊隊振臂一呼,自然吸引了本港大批客家人前仆後繼,加入東江縱隊。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6年11月14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