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Notice

 

In response to the surge of COVID-19 cases, the School of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SCS) follows the University's enhanced control measures and announces that special class arrangements will apply. Classes for both Full-time Programmes and Part-time Programmes in Professional and Continuing Education will be delivered online (except otherwise notified) until 7 February 2022 (Monday). Students concerned will be contacted by respective Programme Teams for details of the arrangements.

 

Opening Hours of CUSCS Enrolment/Learning Centres from 25 January to 7 February 2022 and Sanitary Measures

Close
Main content start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師生隨筆 ─ 我寫我想


中山先生憶香江:衛生風俗無一不好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   邱逸

 

 

今年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年,各界紀念文章及活動極多。這位開創時代的大人物和香港的關係千絲萬縷,原來其革命思想或多或少是在他生活在香港時孕育出來的。

 

17歲那年,中山先生從檀香山回中國探親,途經香港。那是他第一次接觸香港,是為1883年。同年秋天,他再次來港,入讀拔萃書室,1884年轉到中央書院。對於香港,他有這樣的感覺:「回憶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功課完後,每出外遊行,見本港衛生與風俗,無一不好,比諸我敝邑香山(即今天的中山),大不相同。」

 

還有一件事使他對港人刮目相看,那時正值中法戰爭,香港華工為抗議法國侵略,爆發杯葛運動,拒絕修理法國軍艦和為法船卸貨,香港政府鎮壓,導致各行業罷工罷市。中山先生把這愛國行動對照清朝的屈辱求和,進一步反思香山和香港的不同,萌發了革命思想。

 

1892年,他畢業於香港華人西醫書院,即香港大學的前身,是該學院第一屆畢業生,當年只有兩名學生能順利畢業。港大醫學圖書館珍藏的照片中,展示了他當年的成績表,顯示他1890年攻讀西醫學院三年級,成績名列前茅。全班5名學生中,他在「實用初級外科」及「公眾衛生科」中得分最高,分別得90分及86分。

 

睹清港對比 萌發起義思潮

 

中山先生入讀西醫書院時,常與同鄉楊鶴齡、同學陳少白、友人尤列等自稱「四大寇」,針砭時弊,商討反清大計。他忽發奇想,把在港的所見所聞告知香山知縣,並提出香山仿效香港,整頓地方。知縣回覆他:「極願幫忙。」不過,第二次返鄉,中山先生卻發現那個答應他的知縣已離任多時,繼任者用50,000圓買官,「此等腐敗情形,激起我革命之思想。又見香港之腐敗事尚少,而中國內地之腐敗,竟習以為常,牢不可破。始初以為我敝邑香山一縣如是,及後再到省城,其腐敗更加一等。」

 

1895年,廣州首次武裝起義失敗,中山先生逃亡至日本。他與日本友人宮崎寅藏初晤時,筆談了此次起義細節。此次起義策劃於香港,採取數路進攻的策略,中山先生坐鎮廣州指揮。由於組織不周,走漏風聲,興中會領導的首次反清武裝起義未及發難即告流產。其後中山先生多次以香港為基地策劃起義,終於在1911年的辛亥革命取得成功。

 

 

高級文憑課程網址:  www.cuscshd.hk

 

原文刊登於2016年11月28日《文滙報》【港文化港故事】